烽火耀义江——— 两江中学的革命足迹与丰子恺的抗战教育

2020年11月23日 10:28  点击:[]

保存在校内的教育家陶行知为两江中学的题词 (莫喜生/摄)

 

 

古色古香的桂师校园(莫喜生/摄)

 

 

广西省立桂林师范旧址大门(莫喜生/摄)

 

 

曾经任教两江中学的丰子恺 (资料图片)

 

 

唐现之(资料图片)

 

 

教育家陶行知(资料图片)

 

 

丰子恺的漫画作品(资料图片)

 

 

丰子恺在两江中学创作的散文作品《教师日记》封面(资料图片)

 

 

□莫喜生 李珠营 (来源:桂林日报)

百年之计树人,

教育根本在心。

桂林师范仁为训,

克己复礼泛爱群。

洛水之滨,大岭心村。

心地耕耘,普雨悉荫。

丰子恺先生为临桂区两江中学创作的校歌,已在该校传唱八十年,激励了学校千万学子的仁爱之心。临桂区第一长河——— 义江西畔的两江中学绿树白墙,典雅幽美,历史悠久,有保存完好的桂北古建筑,民国代总统李宗仁夫妇种植的罗汉松,及革命将士和众多文化名人串串足迹。

 

 

抗战烽火燃遍桂北

两江中学位于两江国际机场附近,距李宗仁先生故居三四公里。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抗战烽火弥漫。为培养人才,李宗仁指令广西教育厅任命唐现之在两江镇筹办省立桂林师范。唐现之多次邀请当地各界知名人士考察,后定校址于两江镇大岭心村,邀请陶行知指导建校,聘请著名建筑设计师林乐义设计画图,使桂师颇具江南园林书院风格。

唐现之祖籍桂林市灌阳县,是广西著名教育家,他出任校长的省立桂林师范,是广西第一所向全社会招生的公费学校,学校1937年冬选址备料动工,次年10月建成开学,12月25日为校庆日。据唐现之回忆:“定这天为校庆日,理由有三:推翻袁世凯的云南起义纪念日,蒋介石离开西安之日,耶稣的诞生日。”

唐现之鼓励学生学以致用,参加社会活动,成立活动小组,讨论国内形势,创办进步刊物,到前线慰问伤员,深入农村演剧唱歌办夜校,从事抗战宣传。学生多来自桂北农家,易接受爱国民主思想,教师则来自北方沦陷区,饱受国破家亡之痛,师生们形成励志奋发之风。桂师是1938年后左右江革命干部的培养摇篮。桂师数千名毕业生活跃在桂北游击队,他们既是新式学校的创办者,倡导革命斗争,推行新式教育,又是桂北文化教育的主力军。

省立桂林师范倡导“兼容并蓄”,民主进步,是桂林市工委和广西省工委发展革命力量的坚强阵地。中共党员和民族英雄陈啸天、郭文杰、唐肇华、王河天等在学校领导和开展抗日工作;中共广西省工委、桂林市委和市工委、灵川特支等领导人也到桂师指导地下党工作,领导组织学生运动,发展革命队伍,筹划震惊广西的“桂北起义”。

《临桂县志》载:临桂县地下党从1925年12月李征凤建立第一个党小组起到1940年,曾五起五落,多次遭到破坏,以致县委机构解体,主要领导被捕牺牲,失去与上级的联系。直到1942年春,在广西省工委韦纯束直接领导下,成立中共桂林师范支部。

党支部成立后,学校地下党带领学生400多人分赴临桂县义江流域和兴安、阳朔、龙胜等县发动起义,成立了桂北游击总队,学生吴腾芳、傅一屏担任总队长和总参谋长,下辖几个大队和支队、中队,武装组织发展到桂北十几个县、镇,并建立根据地。解放前夕,为迎接南下解放广西的大军,游击总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桂北纵队。在解放桂林及全广西的过程中,该校共40多名师生献出了生命。

两江中学建成后,李宗仁夫人郭德洁还在离学校两三里远的宝山村创办收容抗日将士遗孤的“教养院”(后迁至桂林,易名桂林三中)。她常往返于枫桥(学校所在地)和宝山之间,对将士遗孤嘘寒问暖。数年后,抗日将士的后人又沿着先辈们的足迹,走上救国、富国和强国之路。

 

丰子恺两江中学助抗战

在抗日将士们将抗战烽火从两江中学引向桂北的同时,在学校任教的文化界名人亦不遗余力地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抗战宣传和慰问伤病员活动中。

随着抗战推进,大批文化界人士从全国各地集结桂林,办报刊杂志,撰文发稿。唐现之聘请许多知名学者和名人为学校教员,如张向山、贾祖璋等。

抗战爆发后,唐现之希望丰子恺来桂林。当时的广西堪称抗战模范省,桂林是抗战文化城,有泱泱大国之风度,丰子恺欣然应邀前来。1938年6月,丰子恺举家抵桂,正值唐现之筹办两江中学,他几番聘请丰子恺任教国文。丰先是婉言谢绝,后唐又聘他兼教国文和美术。盛情难却,丰先生提出三点建议:不住校;有权自选国文教材,不照搬课本篇目;保留开明书店编辑职务。唐一一答应,还安排房间让他课间休息。

丰子恺觉得桂师“以艺术兴学,以礼乐治校”意义比抗战建国更深远:“凡武力侵略,必不能持久。日本迟早必败。我们将来抗战胜利,重新建国的时候,就好比吾人大病初愈,百体疲乏,需要多量的牛奶来营养来调理,方能恢复健康。桂师便是奶牛,应该把它好好地保藏起来,留给将来。”丰子恺其画其文亦如其人,朴实厚重,常使人会心一笑。源于临桂大瑶山的义江,流到两江镇后始称洛清江,故丰子恺在为省立桂林师范写的校歌中称其“洛水”。

丰子恺全家住在离学校五六里远的畔塘岭村谢四嫂家,每日往返十多里,先生笑称“锻炼身体”,从未迟到过一节课。1938年冬的一场大雪后,天气特别冷,高师一班全体学生静坐等待国文老师前来。钟声响毕,一长者步伐稳健走进教室,他满身雪花,着深色长袍,蓄长须戴墨镜。他就是学生们慕名已久的丰子恺。

丰先生给每位学生一篇“辞缘缘堂”。“缘缘堂”是丰先生的书斋,珍藏几万卷图书和弘一法师剃度前赠送给他的珍贵物品,他的散文集《缘缘堂随笔》就是在此完成。他把对日寇暴劣行径的仇恨灌输给学生,选讲李煜《相见欢》、《清平乐》、《虞美人》等词,借亡国君的镜子给学生们敲响警钟,抨击“亡国”论调。

丰子恺安神定气,在两江中学完成的《教师日记》,记录了他来广西省立桂林师范任教的乡居生活,家务琐事,友朋往来等。他在《序》中曰:“及抵两江,安居而有定业,生活又成平凡,然蛮夷猾夏不已,神州丧乱日甚。吾身虽得安,后敬业于山水之间,吾心岂能如故园平居时之悠逸哉?夫往而不返时也,兴而不息者感也。而况得虎口余生,睹苍生之浩劫,吾今后岂得优游卒岁,放怀于云林泉石之间哉?于是立此日记……”

桂师师生抗日热情高涨,丰子恺也积极参与抗战宣传,他担任学校墙报和抗战漫画的宣传指导,带领学生宣传抗战。他的抗战漫画被学校出版印刷,作为宣传资料各处张贴。丰子恺先生精神抖擞,沿着义江步行,往返60华里和师生一起去永福县苏桥镇伤兵医院慰问抗日将士。

1939年,丰子恺儿子新枚降世,很多文化界朋友都从桂林远道来两江镇看望,包括胡适之、王鲁彦、陆联棠、张梓先、宋云彬、贾祖璋、巴金、王西彦等。一时间,众多文化名人聚集两江枫桥,把酒言欢,成为桂林文化史上不可多见的景观。

 

 

历经沧桑育桃李

历经沧桑,几度变迁,广西省立桂林师范于1967年秋易名两江中学。如今,占地23亩,江南园林式书院的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建筑依然保存完好,作为桂北文化教育发祥地,其规模在广西罕见,桂北亦独一无二。

曾经战斗和生活在两江中学的王河天,把自己最后的时光留给学校。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王河天革命烈士称号,他的遗骨安放在学校附近的岭丘上。每年清明或重大节日,王河天的儿子、深圳大学教授王克来率领妻儿,和两江中学数千名师生一起缅怀、感受英雄的情怀,烈士墓前党旗、团旗、校旗迎风飘扬。临桂区文化宣传部门为学校请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为师生们传授当地著名剧种彩调基本功和板凳龙技艺。校园内的百米文化长廊,有丰子恺,陶行知,胡适之,王鲁彦,唐现之等人的精辟言论,或题字或影像。

两江中学散发出的革命烽火照耀桂北诸县。新中国成立后,学校招收临桂县四塘、渡头、两江、茶洞、五通等乡镇和邻近永福县苏桥镇的农家子弟入学接受教育。

上一条:丰子恺:桂林师范好比是我的母校 下一条:校长唐现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