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桂林师范好比是我的母校

2020年11月25日 10:23  点击:[]

桂林师范离泮塘岭五华里,父亲每天步行三十五分钟回家,学校为免他奔波之劳,特拨新校舍给我家居住。可是父亲说自己平时一直从事脑力劳动,体力劳动太少,“这正是使我每天准时运动的机会,是一种很好的健身运动。”婉谢了校方的照顾,宁愿租居泮塘岭的旧屋,乐于天天步行,确实,在泮塘岭这个时期,父亲的健康情况很好,父亲还说,这是受了桂林同胞吃苦耐劳性格的影响,“若在江南,五里的路非坐黄包车不可的”。

桂师建立于一九三八年初冬,当局对此校十分重视,特拨巨款建办。创始人兼校长唐现之先生,是一位有丰富经验与才能的教育界人物,他办校的宗旨是“以艺术兴学,以礼乐治校,”父亲对此极为赞佩。

桂师,背山面水环境十分幽美,父亲在脱离教师生涯十年以后,由于避寇的缘故,竟会来到桂林师范重执教鞭,这原是始料未及的,用父亲的话来说,这也是一种“缘”,所以父亲乐于接受唐校长的聘请。

在桂师,父亲担任图画、国文两科。父亲在讲授美术理论的基础知识课时,力求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给学生指出一个学画的方针:必须从写生人手,而人物是写生的最好材料,他要求学生随身带铅笔和小本子,以便随时随地速写人物的各种姿态,一开头就养成学生勤学苦练的习惯,还在教室里当场作写生示范,教学生写生时应注意的事项。教国文课时,父亲发现学生程度较差,所以一开课就先用一周的课时为他们补讲写作基础知识,先打好基础,然后让他们作文。还与学生“约法三章”:

一、作文暂时不要用文言,至文法通顺为止。二、以后作文,先念一遍别人听,别人听得懂的,才可交卷,听不懂的,都要修改。三、标点不准乱用,字不许潦草。用的课本是当时教育局统一的,第二课就是父亲写的《我的苦学经验》,开头让学生知道,要学好一种学问,离不开“勤”、“苦”二字。父亲还选用些适当的古代诗文为教材,讲义是由他自己动手来编写的,父亲常说:“现在学生对古代文学接触太少,再不教他们,这些宝贵的文学遗产就要失传了。”对于学生作文中的病句,父亲总是挑其有普遍性的,列举在黑板上,当场改给他们看,父亲讲课时常联系生活中的平凡小事,还常常涉及为人处世之道。所以,学生听起来亲切有趣,印象深刻。

在桂师,父亲还为学校谱制了校歌:

百年之计树人,教育根本在心。

桂林师范仁为训,克己复礼泛爱群。

洛水之滨,大岭心村。

心地播耘,普雨悉皆萌。

对于新生的桂林师范,父亲确曾下过一番心血,并且寄以厚望的,然而好景不长,到这一年的晚秋,传来了岳阳失守,长沙自焚的消息。桂林又惨遭轰炸,风声日紧,桂师遂有迁校之议。父亲的好友、同事们看到我家人口众多,且有老幼病弱,都为父亲担心,一致劝他早作准备。父亲的一位青年朋友舒群也写信给父亲:“一旦桂林有变,先生家属如何处置?望早为之所。凡我所能,当尽力相助。”父亲深深感激朋友们的诚心美意,于是只得再作逃难准备。

父亲在桂师的最后一课是高师国文课。他特地自编讲义《国文解话》,选诗词趣话数则讲给学生们听。有心要给最后一课添欢乐。父亲说:“自从Dauder作《最后一课》以来,最后一课便带不祥之气。今吾国正在积极抗战,最后胜利可操左券,故吾之最后一课,必多欢笑,方可解除不祥之气也。”

在全校师生的送别会上,父亲又给学生作了临别赠言:“艺术不是孤立的,必须与人生相关联;美不是形式的,必须与真善相鼎立。”最后,父亲怀着依依不舍之情说:“桂林师范好比是我的母校,今后我到了遥远的地方,想到桂师,定有老家之感。”

会后,唐校长在夜色朦胧中亲自送父亲回家,路上还虚心地请教校事。父亲建议“学校今后多多注意音乐,改善音乐设备。因为音乐的亲和力最大,最善于统制群众感情,团结民族精神,特别是抗战建国之时,尤不可忽视”。

图文来源:《世上如侬有几人——丰子恺逸事》

上一条:“印”说桂师 下一条:烽火耀义江——— 两江中学的革命足迹与丰子恺的抗战教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