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桂林师范学校三任校长与图书馆

2020年11月04日 15:09  点击:[]

抗战时期桂林师范学校三任校长与图书馆

   

李梅芬,陈小凤

(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图书馆,广西桂林 541002    

   

   

 

 

 要:文章探寻抗战期间桂林师范学校图书馆的红色历史,论述抗战时期桂师三位校长以不同的方式重视和关心图书馆,为图书馆的创建、发展与保存作出了不同的贡献,值得后人传承并发扬光大

关键词:抗战时期;桂林师范学校;唐现之;汤松年;汤有雁;图书馆;进步书刊

中图分类号:G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1-7070201701    

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以下简称桂师)是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前身,创办于1938年,迄今已有近八十年的历史。从1938年创办到19496月,桂师在它存在的十年间,始终坚持抗日、民主、进步的优良校风,利用合法的讲台和合法的地位,向学生传播革命思想,对学生进行马列主义的启蒙教育,为革命培养和输送了大批人,以独特的办学方式和办学成就为革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被誉为“桂北革命的摇篮”。

桂师图书馆建成于1938年,在硝烟弥漫的抗战年代里,图书馆利用其教育职能配合学校对学生进行革命启蒙教育;利用其传播职能为马列主义在桂师的传播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桂师图书馆利用其专业职能为学校的革命启蒙教育所付出的努力,与当时桂师领导者的办学理念、办学方向有着必然的联系。抗战时期唐现之、汤松年、汤有雁三任校长为桂师图书馆的建立、发展和保存付出了大量心血。本文史海钩沉,旨在探寻桂师图书馆在抗战期间的红色历史,挖掘桂师的红色历史价值,传承桂师精神。

一、唐现之校长创建图书馆

唐现之(1897-1975),广西灌阳人,在任时间为1938——1941年秋。唐现之是著名教育家,爱国进步人士,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他一生致力于乡村教育与师范教育,是桂师的创办人、第一任校长。

(一)借书办馆

建立较为完善的图书馆是创办师范学校的必备条件,藏书则是图书馆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桂师创建初期正值抗战时期,学校缺少经费,更缺乏图书和仪器。当时,即使有钱,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也很难采购到必备的图书和仪器。正巧邢台师范学校的这批图书和仪器疏散到武汉无法南运,唐现之校长闻讯后当即抓住时机与该校校长张新虞商定将全部图书和仪器借给桂师,并及时赶运到校。

为了能借到这批图书和仪器,唐现之校长请邢台师范学校校长张新虞到桂师任教,并答应了张新虞提出的两个条件:一是由武汉运到桂林的运费由桂师出;二是他要安插一个人作为图书仪器的保管员。唐现之都答应了。1这批借来的图书为师生的阅读提供了良好的物质条件,解决了桂师图书馆的“燃眉之急”。以后图书馆陆续订阅或购置书刊,特别是进步书刊,只要市场上有卖唐现之校长都会托人购置。因此,尽管当时桂师是新成立的学校,但桂师的图书并不比当时广西一些建校历史长的学校差。

(二)主张学生博览群书

唐现之校长常说:“我是主张让学生博览群书的。”让学生广泛阅读课外书籍是桂师浓厚的学习风气形成的主要因素之一。“在图书馆里,不但藏有大量的业务参考书,而且还有许多新出版的社会科学读物和文艺读物,还有许多报纸和杂志,可以说应有尽有。图书采用开架借阅,当时学生中流传的图书有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哲学选辑》、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邓初民的《社会发展史》《新政治学大纲》,薛暮桥的《经济学》等,也有少数同学钻研马克思的《资本论》。报纸有《新华日报》《救亡日报》等;杂志有《群众》《学习生活》”[2]桂师图书馆丰富的馆藏资源为教学民主、学习自由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自学、阅读环境,学生通过图书馆接触到大量进步的社会科学读物;通过阅读进步书刊,从中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接受革命的启蒙教育;通过广泛阅读课外书籍提升了自学能力,培养了自学精神,养成了自学的习惯,为成为合格的国民教师打下坚实的基础。因而也逐渐形成了桂师所特有的一种渴求知识、追求真理、追求民主进步、勤奋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浓厚的学习风气。

(三)倡导“学习自由”

桂师浓厚的学习风气的形成与唐现之校长倡导的“学习自由”是分不开的,他推行“兼容并蓄,教学民主,学习自由”的办学方针,主张学生有学术、思想、言论自由、阅读自由。当时很多学校的进步书刊都被列为“禁书”,不让学生阅读,唐现之校长虽然是国民党人,但从不干涉学生阅读进步书刊,在课堂教学思想的倾向性上唐校长曾明确表示:“只要坚持抗日,其他我不过问。”唐现之校长民主办学的精神给予学校许多进步教师对学生进行革命启蒙教育提供了一个较好的教学环境:在课外阅读的指导上,只要图书馆有的老师都可以介绍,而且介绍的都是进步书刊,这些学校从不干预。唐现之校长“学习自由”的理念给许多进步教师向学生介绍、推荐进步书籍提供了良好的导读环境。

在进步教师的影响下,学生通过“学习自由”接触到大量的进步书刊,受到马列主义思想的熏陶,很自然地投入到抗日的革命洪流,自觉地走在时代的最前列。

根据桂师图书馆(19411942年)图书借阅量统计,社会科学类借阅率最高,其次是文学读物,再次是教育科学类图书,而且这些图书绝大部分是进步书刊。

由于唐现之校长同情共产党,在学校宣传共产党抗日救国的道理,桂师学生思想进步,令国民党当局大为不满,迫于国民党当局的政治压力及省教育厅的种种挑剔和刁难,为了保持桂师优良的校风不致于毁在他人手中,唐现之校长主动请辞。1941年秋唐现之校长被迫离开桂师。

二、汤松年校长发展图书馆

汤松年(1910-1984),广西永福人,在任时间为1941年秋——1943年春。汤松年曾在1938年底-1941年春任桂师教师并代理短期的教导主任。

1941年夏,唐现之迫于压力准备辞职时,考虑到省教育厅如果另派人任桂师校长,桂师优良校风将难以保持,因而在主动向省教育厅请辞的同时,竭力向省教育厅推荐汤松年继任桂师校长并得到了省教育厅的批准。在唐现之的家里,唐现之对汤松年说:“你有利的条件是学生信任你,与教师合作得很好,你可以而且应该负起这一责任。”“为了桂师,你应挑起这付担子。”3通过与唐现之的通宵长谈,唐现之校长热爱桂师、热爱桂师师生的感情深深打动了汤松年;桂师师生的鼓励和在桂友人的鞭策使汤松年终于同意接替唐现之, 1941年秋唐现之离任后汤松年接任桂师的第二任校长。

(一)推广进步书刊

汤松年是受过我党影响的民主进步人士,他任桂师校长期间的主导思想是“萧规曹随”。汤松年在接任桂师校长后坚持唐现之民主进步的办学思想,公开推广进步书刊,公开鼓励学生阅读进步书刊,甚至一些共产党的文件和报告均能在部分师生中宣传。桂师图书馆为了配合进步书刊在学生中的流传、阅读,公开陈列共产党的刊物有《群众》以及重庆出版的《新华日报》等。学校鼓励学生写读书笔记、学习心得,利用校庆和元旦节日举行全校性的读书笔记展览,使学生读书学习的进步风气得到巩固和发展。与此同时,学校在两江圩和乡村组建抗战阅览室,陈列通俗进步书刊供群众阅览,进行抗日宣传。

(二)重视图书馆的读者服务工作

汤松年校长常对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说:“要把图书馆搞活来,不要死的(意思是等着人出借),因之第一要负责介绍书刊(最好分年级,至少分初级中级二级),特别是结合形势需要介绍新书刊,指出新书内容(剪别人或书中自我介绍的)。第二,要使书刊出馆,建立各班图书库,随时交换新书,了解学生需要。第三,即今所做之编目录、订书刊工作也。”4他要求工作人员不要“死守书”、坐等读者上门借书。要了解读者需求、主动向读者介绍书刊;结合当时的形势需要向读者推荐、介绍新到书刊,公布新书内容;做好图书的编目、订购工作。

在他的重视和领导下,为了充分发挥图书馆的教育职能,提高图书的利用率。桂师图书馆采取了如下服务措施:1)建立图书分类目录公布、新书专栏、做好新书介绍工作,读者可以到书库查找所需要的图书。这是桂林师专图书馆历史上最早的开架借阅。(2)为了让学生读者多读书,图书馆延长开馆时间,周日开馆半天,寒暑假开馆半天。学生可以在寒暑假前借二、三册图书回家阅读,返校后归还。(3)举办读书报告会,为教师的教学研究和学生的各种研究会提供研究资料,对教师需要的教学参考书优先购买。(4)为方便学生读书学习,每个班都建立图书库,每个班的图书库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向学校图书馆借图书,每次可向图书馆借几十册图书,以方便学生学习。

桂师图书馆的这些服务举措在当时的学校是不可多得的,也是难能可贵的,更是“一般中学所望尘莫及的”5。阅读图书、报刊,扩大了学生的视野,促使大批的学生在桂师走上革命的道路。

(三)秘密传播进步书刊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省党部曾密令对进步书刊进行清查,并陆续下达一些禁书目录。而桂师图书馆进步书刊很多,其中不少都属于“禁书”。因而阅读进步书刊的活动从地上转移到地下。为了使这些进步书刊能得以保存并继续在学生中秘密传播,在清查初期图书馆对这些“禁书”只作“内部调整”:(1)采用“偷梁换柱”的手法把进步书刊伪装起来,为便于进步书刊的流通,把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改为《论青年的修养》。(2)把所谓的“禁书”下架放进书库但不加封锁,虽然这些进步书刊被封锁不能流通,但教师仍然可以进入书库翻阅。(3)把陈列于阅览室的“禁书”放到班级的图书库以防国民党官员搜查。

图书馆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应付国民当局的禁令,但国民党的禁令阻挡不住学生阅读进步书刊的热情,学生仍然学会用灵活机动的方式方法开辟传递进步书籍的隐蔽渠道,悄悄地传过来,快速阅读,又悄悄地送出去。如马克思、恩格思的《共产党宣言》、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斯诺的《西行漫记》等就是这样得以在学生中悄悄流传的。

由于汤松年校长对“禁书”查处不力,班级的书库中仍有不少“禁书”,这些被国民党省教育厅作为汤松年“不适宜做校长”的重要理由,于1942年年底被省教育厅职,离开桂师。

三、汤有雁校长保存图书馆

  汤有雁,男,广西贺州人。出生于1905年农历1215日。广西著名教育家。在任时间为19442月-19478月底,是桂师的第四任校长;19501月主持桂师复校工作。    

汤有雁1944年接任桂师校长,他是早年参加革命的进步人士,他思想进步、作风开明,支持师生的革命活动,为保存桂师这片国民党统治下的民主绿洲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危难中保存桂师图书馆

19449月,日寇沿着湘桂线向广西进逼,学校接到省教育厅的通知作紧急疏散。汤有雁校长领导桂师教职员工和学生往永福县的百寿方向疏散。在百寿“借用一个村公所,一个祠堂和十多间民房作临时校舍,才得以上一个半月的课。”6后由于桂林围城战开始,11月紧接又撤到罗城的三防(今属融水),为了配合学校师生的学习和教学,也为了保住桂师的图书资料避免其毁于战火,图书馆的职员和图书资料一起随校疏散。在艰苦的环境中实施战时教育,图书资料发挥了应有的教辅作用,图书馆的职员和师生一起把桂师切切实实办成“坚持抗日的学校”。

19459月日寇投降抗战胜利后,桂师经历艰苦奋斗、救亡图存的一年后迁回临桂两江原校址。图书资料避免了战火焚毁,在战乱中得到保存,当正常的教学秩序和生活秩序得到恢复后,学校设法多购进步书籍、刊物和报纸,充实图书馆藏资源。图书馆的进步书籍借阅率非常高,阅览室经常是“人满为患”,常常因座位不足几人站着共看一张报纸,桂师的读书风气仍然非常浓厚。

19477月共产党领导下的桂北起义爆发,由于这次起义的领导者大多数都是桂师的学生,这使国民党当局对桂师更为仇视。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汤有雁自知无法在桂师再呆下去,便向省教育厅申请辞职,19478月底,汤有雁校长离开桂师。

(二)桂师复校接收图书

汤有雁校长与桂师似乎有一种不解之缘。19501月桂林解放后,桂林市军管会重新恢复桂林师范学校,委任汤有雁为“桂师复校筹备处”主任,把桂师从临桂两江搬迁来桂林榕湖,与桂林女师合并组成新的桂林师范学校,并接收了疏散到桂师的南京励志中学。桂师图书馆和桂林女师图书馆合并组成新的桂师图书馆,并接收了南京励志中学图书,其中民国时期出版的线装古籍丛书4459册,平装民国丛书1857册,这些钤有南京励志中学印章、战乱中随校从南京疏散到桂林的民国图书现在已经成为桂林师专图书馆的镇馆之宝。

结语

唐现之校长是桂师图书馆的创办者,他“博览群书、学习自由”的办学主张造就了抗战时期桂师图书馆的黄金时代,为马列主义在桂师的传播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汤松年校长重视图书馆自身的宣传工作和服务工作,在国民党当局的白色恐怖下顶住压力使桂师图书馆的进步书刊得到秘密保存和继续传播,使桂师优良的校风得以延续;汤有雁校长在战乱中保存了桂师图书馆,为桂师图书馆保存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位校长虽然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们关心桂师图书馆,为桂师图书馆事业所作的贡献永远铭记在桂师图书馆人心中。桂师的历史是红色的,而桂师图书馆在抗战期间的红色记忆为桂师的历史添上一抹红。

——————————————

参考文献:

1〕唐现之.关于省立桂林师范学校的片断回忆[M].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桂林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桂林文史资料(第六辑).1984.

2〕魏华龄.桂师学习生活片断[M].中共桂林地区教育学院委员会党史资料征集组编著.党在桂林师范.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6.

3〕〔5〕汤松年.回忆抗日战争时期的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1937年秋-1943年春)[M].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桂林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桂林文史资料(第六辑).1984.

4〕汤玉成,汤服成. 漓水留痕——汤松年与桂林教育[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

6〕汤有雁.杏坛百年[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7〕植恒钦. 抗战时期学生生活片断[M]. 桂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桂林抗战文化史料(第二十八辑).桂林:漓江出版社,1995.

   

 

   

唐现之校长创建图书馆

   

   

   

 

上一条:桂林师专艺术教育发展阶段论 下一条:桂林师范学校革命纪念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