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晓道:桂师——我就在这里走上革命道路

2021年03月10日 10:20  点击:[]

校友简介


 

     经晓道,1925年生于桂林全州县,1946年毕业于桂师,1949年起先后任柳州专区计划委员会主任、柳州行署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柳州地委副秘书长、柳州地区计划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自治区物价局局长、党组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9年11月,经自治区党委批准按副省(部)长级标准报销医疗费。2020年7月9日,经晓道校友因病在南宁逝世,享年95岁。


     经老先生一生对母校怀有深厚的感情,他也是在桂师走上革命道路的。1990年1月,他作为编委组编委之一参与了我校《党在桂林师范》的编辑,收集了桂林师范师生和曾在这间学校从事党的工作的老同志撰写的大量回忆文章。子女们在整理遗物时,发觉了经老的母校情怀,经老长子和儿媳将经老所著《淡泊人生》自述传记和《桂师英烈谱》赠与母校,代父亲表达了对桂师的感恩和怀念之情。


 

     经晓道校友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的活动经历始终贯穿着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的思想,充分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高尚品德和革命情操。


经晓道夫妇结婚纪念照
 


 

经晓道夫妇金婚纪念照
 


 

经晓道校友与儿子儿媳庆祝建国70周年合影
 


 

1944年桂师合影留念


 

20世纪40年代在龙胜三门乡


 

《党在桂林师范》一书
 


 

经晓道校友所著《淡泊人生》自述体传记
 


 

校友作品

桂师——我就在这里走上革命道路

文/经晓道


 

1942年底,我在广西省立全州初级中学毕业后,考入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就这样,我进了这所民主气氛浓郁、学术思想自由,进步势力占主导地位的革命优良传统的学校。我也就在这所学校的培育下走上革命道路。
 


 

在读书学习中受到启蒙


 

     桂师,由于受到抗日进步文化运动以及学校创办人唐现之“兼容并蓄”方针的影响,办学比较开明。阅读马列著作及进步书刊,是相当数量的进步老师、同学们的一种学习风尚。

      我一踏入桂师,就受到了全州籍同学热忱地接待,协助安排住宿,办理入学手续。同乡梁莹、唐志敬、邓崇济等先后多次向我详尽地介绍桂师的情况,讲明了当时的政治形势,所以,我随即加入了同乡会。同乡会除聚餐联络感情外,主要是组织、推动大家积极学习,介绍、阅读进步书籍,如薜暮桥的《政治经济学》、艾思奇的《大众哲学》、以及华岗的《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史》等。一批全州中学来的穷学生,通过阅读这些书刊,开始接受了马列主义理论。      
我与十三班兴安、全州和灌阳籍及其他进步同学如郑镜南、赵雄、陆敏、王锦琳、欧阳久明和陈业正等组成读书小组和政治经济学研究会,开始学习哲学和政治经济学。 学习方法是先个人自学,摘记读书笔记,然后全组集中讨论。 每学期重点选读一、二本书,我记得学习过《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发展史》《新民主义论》等。 在班上还举行过以“五四运动的伟大历史意义”为题的演讲比赛,激发了同学们追求民主、科学的理想与爱国热情,收到很好的效果。      
      黄韬老师历史课程、李文松老师地理课程和程卫桂老师语文课程,都结合时局形势讨论了中国往何处去的爱国主义教育,这些课程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在初进校那个时期,尚可公开阅读《新华日报》《群众》杂志、进步的文学创作及《西行漫记》等。后来,新任校长蒋宗耀,训导主任周作福来校后,对进步书刊学习控制严格,核心组学习随之转入地下。      
      通过学习,我初步懂得了阶级、阶级斗争和社会发展规律,认识了国民党的反动本质,受到了革命的启蒙教育,眼界更加开阔。我曾几次担任班级的学习股长,组织同学学习社会科学、出版壁报。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受到了锻炼。      


 

在核心小组活动中锻炼提高


 

      我进校时在十三班,后因沦陷休学至十六班毕业。在进步老师和地下党同学的影响、教育和帮助下,我变成了班上的学习积极分子,参加了秘密组成的班“核心小组”。十三班的核心小组成员是郑镜南、赵雄、王锦琳和我。十六班的核心小组成员是诸葛鑫、赵雄、王锦琳和我。核心小组的任务是传达共产党有关时局形势和革命任务的分析;根据本班和全校的情况,组织好学习和读书会的活动;防止三青团的破坏等等。每个学期都要开两三次全校核心组会议,一个班去一两位核心组成员,地点在福村小学,或松村下或某荒坡上,时间多数在星期天。会议分别由吴腾芳、陈矩,陈扬华同学主持,时间约一个小时,有时几十分钟。一次传达七大毛主席《论联合政府》报告的会,让我深受鼓舞。通过这次会议,我正确认识了国内外形势,国民党腐败反动的本质以及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正确、伟大,认清了中国革命的动力和方向。我更加热爱共产党,初步树立了共产主义人生观,为走上革命道路打下了牢固的思想基础。

     校核心组会议之后,参会同学会立即召集班核心组成员,大家通知班上思想进步、学习成绩优秀和政治可靠的十多位同学参与讨论学习活动。学习活动一般是晚饭后以散步名义在某山坡上举行,参加的同学有陈业正,欧阳久明,钟树倍、李世创、钟灼棠、周义、莫念情、黄康俊等。通过他们,团结广大进步同学,形成了一个以核心小组为中心,以读书会为形式的学习体系,领导和推动整个班的进步活动。

      核心组成员和少数积极分子,还秘密学习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和《论共产党员修养》等书。我与王锦琳、诸葛鑫于晚上秘密刻印了七大有关文件。在1946 年暑假留校时,还编时事消息油印刊物,分别寄给桂师可靠的同学阅读。通过以上组织和活动,保证了党对全校的领导,贯彻和完成党布置的学习、工作和任务。这些核心小组学习和活动是极为机密的,是在桂林党支部领导下进行的。直接领导过我们的有地下党员吴腾芳、陈矩、陈扬华、梁莹和郑镜南同学,我在这些活动中得到了极大的锻炼。      

在实际斗争中坚定地走革命道路


 

     1943年进校,我是十三班班代表之一,参加了反对蒋宗耀校长贪污学生伙食米的斗争和轰走反动训导主任周作福的斗争。这些斗争,打击了学校当局的反动气焰,在斗争过程中,我也锻炼了我自己的能力。
     1944年暑假回家不久,日寇入侵,家乡沦陷,我随家逃难。日寇的烧杀,更激发了我抗日救国之心,我曾爬越城岭,过梅溪到资源车田XX处,同他商量一道去灵川寻找吴腾芳,参加抗日革命队伍(通往全州、灌阳沿线的道路已被日寇占领)。后因费用缺乏等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以偿,只得又折返回家。音讯不通,真是度日如年啊!这使我更加坚定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信念。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获知桂师复校开学,当时火车不通,我本着求知和投向革命怀抱的急切心情,身背简单行李,不顾天气火热,徒步三百多里到两江的桂师,终于见到了尊敬的老师和熟悉的同学们,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复校后我在十六班学习,也是班核心组负责人。经过一年的学习后,我1946年秋到兴安县城表证小学实习半年。我用所学到的知识,真诚认真地为学生服务,获得了社会、家长和学生的好评,也为后来兴安开展革命活动奠定一个良好的开端。      
      1946年底我毕业了,经核心组几位同学商定,我通过蔡雄同学在龙胜三门中心校当校长的关系,去该校任教导主任,一同前往的还有同班同学锺灼棠和钟铭等。我们的目的是做些社会调查等基础工作,为开辟龙胜游击区做些准备。在此期间诸葛鑫多次到龙胜传达桂北游击队的指示,商量游击区的开拓问题。       1947年下半年,三门乡一位姓X的副乡长怀疑我们几位桂师学生,因我们 是外县人,不在大城市和 城工作, 而到山区来是 别有目的。 我们商量后,为长远计,几位外县同学便于年底放寒假时离开了三门。
我通过桂师同学的关系,1948年初转到柳州文惠小学,先后任班主任和总务主任。文惠小学是桂北游击队领导人吴腾芳委托经营的柳州据点,也是肖雷同学亲自建立的交通联络站。在这里,我继续接受党的教育,并参与接待、掩护过境游击队和地下党同学安全转移及财物支援的工作。在教学中,我还向学生们灌输革命思想。这期间,我曾多次要求下乡参加武装斗争,后因工作需要未能应允。1949年1月中央地下党发展我为党员,开始了我政治生命中崭新的一页。
      回想这段经历,我之所以能走上革命的道路,有所进步,做过一些于人民有益的事情,全靠党的领导指引,全靠桂师这个革命熔炉的锻炼,全靠许多进步老师和地下党同志的教育帮助。      

上一条:一笔一画著芳华——记桂林市凤集小学专职写字教师、特级教师周洁红 下一条:桂林本土作家——伍维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