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快乐的童心——儿童文学作家梁安早

2021年03月29日 15:40  点击:[]

校友简介

梁安早是桂师2002级小教文科函授班学生,经过近20年打拼,他已经成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二期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桂林作协理事,桂林文学院第三、四届签约作家,灌阳县政协委员。

梁安早曾获2018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第四届读友杯全国少儿短篇小说优秀奖、广西第七届文艺创作铜鼓奖、首届广西文艺花山奖、广西第五届少数民族花山文学创作奖等。在公开发行刊物发表儿童文学、小说、散文两百多万字,多篇文章入选各种选本。出版有长篇少儿成长小说《少年的荒原》《英雄木槿》《红细伢》等20部。他在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的《少年的荒原》《靠靠你温暖的胸膛》《大耳朵狐狸和长尾巴兔子》3本著作,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发的“2019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的少儿类书目。

 

   

儿童文学作家梁安早

 

2019年,作家梁安早校友应桂师中文系和校友办的邀请,在观文楼109梯形教室给中文系汉语专业2019级250多位同学做了一场励志报告。

梁安早以他幼年、少年、青年、中年四个成长时期所经历的常人难以想象的种种挫折、坎坷为例,强调努力追求和坚持阅读的重要性,以此勉励同学们要利用大学时间全身心投入学习中,学好扎实的基本功,养成良好的阅读和写作习惯,不断磨练心性,努力做到学有所成,回报社会。他还勉励同学们要规划好自己的人生,并且成就一个强大的自我。

梁安早那种在面对任何艰难困苦、无助和绝望时都咬着牙继续前进的奋斗精神,引起同学们的共鸣,并且从中感悟多多,受益匪浅。在最后的互动环节中,同学们踊跃提问,梁安早耐心回答,并向提问的同学赠送他签名的几部新近出版的作品。

 

 

《桂林晚报》相关报道

拥抱快乐的童心访儿童文学作家梁安早

 

在梁安早的博客中曾经写过一个去探望学长的故事,这位学长亲切地称呼梁安早为“小早子”。梁安早和学长在读师范时相识,两人同爱文学,志趣相投,成为朋友时,学长大有遇到知音了的痛快感。毕业各奔东西后,梁安早成为一名小学老师,后来加入了儿童文学的创作大军;而学长似乎跟他断了联系。再相见时,梁安早发现学长一个人坚守在农村,在不通电、不通路、不通水的山旮旯教书,他想凭着自己的力量改变山区孩子的命运,梁安早深受感染,分别时,看着学长草屋中的那盏油灯,仿佛也看到了学长和自己人生道路的明灯。

在这篇文章下,不少读者留言说深受感动。而再看梁安早的创作经历时,不难发现,他身上也有学长的影子,也有学长的风格,甚至可以说他们是同一个人。所以有人评价他在功利化、模式化、脸谱化的儿童文学创作环境中,还能保持艺术正道。这不仅是对其作品的肯定,更是对人品的肯定,因为在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梁安早身上,他始终用孩子的眼睛看世界,也始终保持着一颗不受污染的童心,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纯净的、适合儿童阅读的作品。

 

拥抱童心 写孩子们的梦想和精神

记者:您是2010年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当时为何想踏入儿童文学创作的圈子呢?

梁安早:我接触的第一本书叫《木偶奇遇记》,是当时在乡手工业社上班的大哥带回来的。我被书中那曲折的故事情节、幽默的语言、大胆丰富而夸张的想象所吸引,从此迷上看书,尽一切力量去找书来看。随着阅读量的增加,在初中的时候萌生了想当作家的冲动,因此,在中学时代写了大量的“作品”,虽然都没发表。后来,由于父亲去世得早,家庭贫困,我以中考全市第一名的成绩选择了一所中等师范学校。在三年的师范学习中,我不忘初心,陆陆续续在一些报刊杂志发表了二十多篇“豆腐块”。当时什么体裁都写,小说、散文、诗歌、新闻通讯等,结果一样都没有搞出名堂来。

毕业后,我分配到一所“三不通”(不通电,不通路,不通水)的偏僻山村小学教书,由于工作、家庭、生活等原因,辍笔了。直到2010年10月的一天,我在网上闲逛,一位山东籍的大学毕业生告诉我,他的家人帮他找了一份稳定而又体面的工作,可他想去北京发展,当一名少儿文学杂志的编辑、儿童文学作家。他了解我的情况后,觉得我在山区当了十多年的小学老师,心灵一定很纯洁,最适合写儿童文学了。他还说,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追逐儿时的梦想,实现自己的精神净化。他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使我茅塞顿开。从这以后,我开始进行儿童文学创作。

记者:任何文学的创作,都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如何平衡工作和写作的关系?

梁安早:有人把乡镇小学老师比喻为“万花油”,每门课程都要会上。同时,乡镇小学的特殊性,往往是一个老师带一个班,学生的吃喝拉撒你都得管。因此,工作繁重而琐碎。我在完成自己的本职后,一般是利用晚上进行写作,往往是从晚上十一点写到凌晨一点,这样就不会影响工作。至于生活上,多亏有了一个好妻子,洗衣、买菜、做饭、带孩子,基本都是她在操劳。

[1] [2] 下一页

上一条:深耕职教传技艺 八桂大地铸师魂——陈良 下一条:人民教师李树青:执着地走在求索路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