侗乡走出双料音乐硕士生 音画全才为传承探新路——男高音歌唱家潘永华

2021年03月01日 15:47  点击:[]

潘永华,侗族男高音歌唱家,广西艺术学院民族艺术系声乐副教授。潘永华自幼生长在侗乡,1994年7月毕业于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原桂林地区教育学院)音乐系,2011年研究生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和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是侗族第一位音乐双硕士。侗族男高音歌唱家、中国国际声乐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声乐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会员、广西音乐家协会会员。

在艺术成长道路中,曾得到魏清励、张牧、晁浩建等教授的指导。现任教于广西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民族艺术系,声乐副教授。主持广西教育厅科研项目2项,参与国家级课题项目3项。发表论文30多篇,多篇论文发表于音乐类核心期刊《中央音乐学院学报》和《中国音乐》等。曾获广西艺术学院“优秀教师”称号。指导多名学生考上中国武警文工团和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民族声乐硕士研究生。多次在全国各项专业声乐比赛获奖。


 

侗乡走出双料音乐硕士生

音画全才为传承探新路


 

学美术的他,却鬼使神差考上了音乐专业;他在乡下教书,报考音乐研究生被两所中国最高音乐学府“争抢”;他在北京高校牵头组建了侗族大歌队,在京城引起瞩目;他始终认为音画相通,两幅美术作品入选中国第四届钢笔画展。


8月中旬,潘永华利用暑假时间,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故乡——三江侗族自治县富禄乡高安村。

高安村是有名的“侗族大歌之乡”,坐落在秀丽的都柳江边,一座座木屋依山傍水而建,村寨古朴而宁静。到达村子,要划小木船渡江才能过去。潘永华除了探访年迈的母亲和乡亲们,也借此和大伙“飙”一下侗歌。此外,记者一路随他从三江到贵州从江采风,到侗寨调查,看侗戏,听侗歌,近距离体会原汁原味的原生态音乐。

潘永华如今是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传统音乐专业和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民族声乐专业的研究生,也是侗族第一位双料音乐硕士研究生。多年来,他经常走乡串寨,拜侗族艺人为师,撰写了大量的研究论文,为侗族大歌的保护和传承呐喊。这个从偏僻侗寨走出的音乐奇才,其“鬼马”人生足以令人惊叹。


 

报考美术,却被音乐教授相中

潘永华是一不留神,走上了音乐这条路的。

从小,潘永华就喜欢画画,到了高中更是立志走艺术之路,一门心思学美术。虽然没有专业老师的指点,全凭自己摸索,却画得很有灵气。1989年高考,他因美术专业课差0.2分而落榜。

他没有气馁,打算继续报考美术。次年,当木匠的父亲卖了两头牛,打造了一条木船,攒够1200元,把他送到广西师大接受专业的美术培训。有了专业老师指导,潘永华的画技突飞猛进,自信能考上大学的美术系。

1990年12月,潘永华和画友结伴前往桂林师专,观摩那里的音乐美术班上课。看到那里的学生练歌,画友鼓动潘永华也上去露一手。平时,潘永华经常在画室飙歌,大家已经见识了他高亢嘹亮的歌喉。

潘永华没有怯场,果真唱了一首歌,现场的一位音乐女教师大吃一惊,当即叫来当时在桂林师专授课的广西著名音乐教授魏清励。魏清励听后,当即对潘永华说:“小伙子,来考我们这里的音乐系吧,跟我学音乐,你学音乐比画画有前途!”

这番话并没有打消潘永华报考美术的念头。广西师大美术专业招生时,他背着画夹偷偷去报名,意外地在报名点撞见了魏清励教授。魏教授一见他,马上厉声喝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一声呵斥,当即把我吓回去了。”那时,潘永华对五线谱等音乐知识仍一无所知,他只好临时抱佛脚“恶补”。仅仅准备了3个月,次年4月他就顺利考上了桂林师专音乐系。

从小生长在被歌声浸染的美丽侗乡,潘永华歌唱天赋的发现并非偶然。

高安村是“侗族大歌之乡”,潘永华的爷爷、伯父、父亲都是村里有名的侗族歌师,母亲也擅长唱侗族大歌。五六岁时,潘永华便在村里的戏台表演侗戏。

“父亲的一生都离不开歌唱,他对我的影响最大。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经常在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面前表演一出出精彩的侗戏,农闲之时就把乡亲们组织到自己家中排练侗歌,表演侗戏。父亲还是个远近闻名的木匠,为了建村里的戏台,他负责木工活,去年突发脑溢血倒在了未完工的戏台而离世。也许命中注定我要走音乐这条路。”潘永华说。

在桂林师专,潘永华开始接受正规的音乐教育,魏清励教授视他为得意门生,加以点拨。大学三年,潘永华进步很快,尤以演唱民歌见长。期间,他曾获得桂林地区歌手大赛二等奖,还在学校举办了两场个人音乐会。


 

一波三折,进军最高音乐学府

1994年7月,潘永华以优异的成绩从桂林师专毕业,分配到合浦师范学校,成为一名中专音乐老师。

在合浦师范学校,一待就是4年。潘永华并没有“蛰伏”下来,他一面教学,一面进行音乐创作。

他自己填词作曲的《侗乡情》获广西群众文艺调演三等奖,还在广西“歌海”歌手邀请赛获二等奖。他带的音乐班十分活跃,学生接连在音乐大赛中崭露头角。这些获奖的作品,大都和侗族音乐有关。

随着对音乐理解越来越深,潘永华觉得不满足了。1998年,中国音乐学院在广西招两名学生。潘永华在30多名广西考生中脱颖而出,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中国音乐学院“专续本”演唱专业学生。

在中国音乐学院,潘永华师从著名声乐教授张牧。严格、规范的教学,使潘永华的高音稳定性大大提高,演唱技巧日臻成熟,并尝试自己作曲。本科学习期间,他的处女作《侗乡情》在学校一炮打响,同时也收获了爱情,他和同班一名女同学相恋了。

2000年7月,潘永华从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本科毕业,进入广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工作。他的爱人则分配到了黑龙江佳木斯大学,两人一南一北,遥遥相隔几千公里。

在广西师大,潘永华教的是民族唱法,其教学方法独树一帜,辅导的学生多次在各种大赛获奖。他因此被评为师大青年骨干教师。在演唱和创作方面,潘永华也硕果累累,在全国高校教师声乐比赛教师民族组中捧得银奖,创作的歌曲《八百里侗乡是我家》,获得全国词曲作品比赛三等奖。

在广西师大待了几年,潘永华又渐渐觉得自己需要“充电”了。2008年9月,已经37岁“高龄”的潘永华,同时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传统音乐专业和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民族声乐专业的研究生。

没想到,两个专业同时录取了他。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加上昂贵的学费,潘永华欲放弃传统音乐专业。

这时,传统音乐专业导师张佰瑜教授发话了:“你是少数民族学生,又是高校老师,目前搞侗族音乐科班出身的还没有,你不学这个可惜了,来我这里读吧!”两个音乐学府的硕士生导师均十分欣赏潘的才华,都不肯放弃他,答应调整课程,让这个难得的侗乡学子能够学下去。

就这样,潘永华辞掉大学教师的工作,再次踏上艰难的求学之旅。


 

京城深造,留下一张侗歌的名片

今年6月3日,潘永华在中国音乐学院举办了个人首场独唱音乐会。

“么哦么哦么,嗬嗬西左嗬西左嗬西左嗬西左,嗨——嗨——嗨!”潘永华一嗓子下来,台下掌声、喝彩声连成一片。

潘永华时而一身侗族服装闪亮登场,演唱着他自己创作的侗族民歌《侗家拉木歌》,时而着正装演唱《怀念战友》。整场音乐会,他分别演绎了《不能尽孝愧对娘》、《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老师我想你》等12首风格迥异的特色歌曲。台下的老师和观众除了欣赏到他绝伦的嗓音,他那骨子里散发的民族特色也在歌声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配合这次音乐会的演出,潘永华辅导的京城侗歌队也首次在首都隆重登场,演唱了无伴奏、多声部侗族大歌《大山真美》、《布谷催春》,让人领略到宛若天籁的歌声。

“开个唱有两个目的:一是检验我的学习成果;二是把我的京城侗族大歌队拉出来遛遛。”潘永华告诉记者。

独自一人在北京求学,潘永华过着琴房、饭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简单生活。头两年是打基础阶段,功课异常繁重。两个学校离潘永华的住处都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两个专业的导师网开一面,给潘永华安排了一个特殊的课表。每天,他早上6时起床,在两个学校间穿插上课,晚上9时才回到宿舍,身子都像散了架。但他咬牙顶住了,演唱技巧和理论研究因此更上一层楼。

学习的间隙,潘永华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北京各高校的少数民族学生中,组建一支侗族大歌队!

这个想法得到在京侗族人士的大力支持,30多名成员来自各学校的少数民族学生。每到周末,由潘永华负责教授最原始的侗族大歌和基础民族音乐。京城侗歌队从今年初组建以来,已拥有固定成员10多名,能够合唱多首经典侗族大歌,在京城引起瞩目。

“即使我以后离开北京回到了广西,有这样一支歌队在北京,就是侗族大歌一张最好的名片。”潘永华说。


 

音画全才,为传承探新路

搞了音乐,潘永华并未放弃原来的美术爱好,他的线描作品《花桥》、《家乡》入选中国美术第四届钢笔画展。这些作品生动勾勒侗乡的原貌,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马秋华老师赞叹:“潘永华多才多艺,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少数民族歌手。”

潘永华始终认为,“音画是相通的,两者都具有优美的线条,是优美的起伏。只不过一个是嗓音勾勒,一个是画笔勾勒。在我同时进入的两个领域,它们是互补的,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如今,在广西三江和贵州、湖南的侗乡苗寨,很多人都知道潘永华这个唱侗歌的研究生。相貌敦厚,皮肤黝黑的他,一回到侗乡便完全融入其中,举手投足和普通侗族老乡没什么两样。他经常到湘、黔、桂一带的村寨采风,调研侗族音乐,和许多侗族歌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从1999年到2004年,潘永华在三江的高安、新民等几个侗族山寨组织策划了9场跨越湘、黔、桂的侗乡歌会,没有一分钱,只需一声招呼,各侗寨的寨佬就组建歌队,或爬山越岭,或沿江坐船,浩浩荡荡而来,观众多达五六万人。这种新歌俗,得到音乐界专家的关注。中国音乐学院民族音乐学家李文珍教授称赞,潘永华策划的歌会“给当前的民歌传承引出新方向”。

潘永华却有他的另一番思索,“我还想通过唱、画、说、写来解读侗族音乐文化,不要让大家觉得一说到侗族民歌就是原生态。原生态我们要保护,但也要有创新,让侗歌的传承后继有人。”


 

(文章来源:广西新闻网 文/覃文武)


 

 

 

上一条:人民教师李树青:执着地走在求索路上 下一条:周述忠:30年坚守,让“爱国主义教育”浸染感化每一个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