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师抗战志】疏散流离中坚持文化抗战的桂师剧团

2020年10月23日 15:50  点击:[]

1944年秋,日寇入侵桂林,桂林师范学校辗转疏散到罗城县三防镇。三防四面崇山峻岭,云遮雾障,是苗、侗族的聚居地。由于脱离省府,经济来源断绝,处境十分艰难,学校采取以教养教,化整为零,自食其力的措施度过难关,党组织号召宣暑队随校疏散的同学,全力支持学校为保全桂师所采取的各项实际行动。宣暑队的一些骨干,经营合作社,他们经常冒着风雨越磨盘山,每人去时一挑辣椒,回时一担盐巴、黄糖,从事长途肩挑负贩,赚钱做学校经费,备受跋涉之苦。教务主任钱渭川(党员)带一批同学到少数民族村寨办学教课,减轻学校负担。1944年11月,为了坚持抗日救亡宣传,学校把宣暑队演出组的同学集中起来,成立桂师剧团,排练节目,准备在三防公演后深入少数民族村寨演出。  

桂、柳沦陷后,外地逃难到三防转道黔、渝的很多,镇上也因此热闹起来。街上增加了不少逃难者摆设的小吃和旧衣物的小摊。进步文化人温涛也逃难至此,摆了个米粉摊。温涛是个艺术通才,在延安编写了抗战歌剧《农村曲》,曾任延安人民抗日剧社副主任。一天,陈杨华同学(党员)等人在米粉摊偶遇温涛。温涛的名字,桂师同学大学都读过《西行漫记》,又曾排演过他在延安参与编写的歌剧《农村曲》,可以说是慕名已久。汤有雁和钱渭川听说温涛到三防,当即决定聘请温涛到校指导桂师剧团。温涛也立即应允,时值中午,粉摊生意正旺,他却不计损失,当即收摊来到学校,说:“摆粉摊是闲着无聊找点事做,一点粉菜能损失多少,抗张救亡工作才是头等大事。”那时候,桂师师生每天吃一干一稀,有些人受不了,但温涛甘愿来跟桂师师生一到过苦日子。  

桂师剧团在温涛的指导下,除了重排歌剧《农村曲》外,又新排了大型歌剧《军民进行曲》。两个剧本都以揭露日寇罪行,歌颂军民同仇敌忾反击日寇为主题。温涛担任导演,给大家分析人物性格,讲解剧情,要求演员体会工农感情真正进入角色。他对演员要求极严,有时候一个动作,一个唱腔,往往重复很多次。温涛还指导学生新排了新型傀儡戏《鬼子打鬼子》。新型傀儡戏是温涛在民间木偶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剧种。西南剧展时曾上演过他的傀儡戏《国王与诗人》,受到戏剧界的观众的好评。同学们在他的指导下学会了操作傀儡的技巧,一些同学还跟着他学会了傀儡戏的舞台道具设计和装置,学会了制作傀儡和人物的造型。为了适应在乡村巡回演出的需要,演员们在根据他的设计要求,制作了一副可以拆卸和携带的轻便舞台,每一处架子一搭,二十分钟便能演出。温涛考虑到三防少数民族地区普遍喜爱舞狮,又制作了三个狮子,指导学生排练。为取得最佳的宣传效果,剧团十分注意运用民间艺术形式,尽量做到抗日救亡打的宣传内容和大众化通俗的艺术表现形式相结合,使群众喜闻乐见。桂师剧团只用20几天,就在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排好了全部节目,这种“战时速度”很不简单。  

1945年元旦,桂师剧团在学校驻地三防才杰村举行了首次公演。演出盛况空前,在三防轰动一时。三防和附近村寨的群众扶老携幼赶来看戏,晚上灯笼火把将才杰村搞得比比传统坡会还要热闹。开演前剧团请讲壮话的当地小学教师向群众讲解剧情,演出效果很好,大大激发了山区各民族群众的抗敌热情。演出过程中,只要日寇出场,下面就喊杀连天。《农村曲》中农妇唱的一段“夜半鸡飞狗跳墙”,控诉日寇罪行的,大家担心在露天田野上演出效果不好。但演出唱到这一段时,观众全神贯注,一些孩子和大嫂子听得都哭了起来。接着,剧团受邀在镇上公演了一晚。消息传开,不少村寨纷纷邀请剧团去演出,负责吃住和演出的花销。剧团开始了为时一个月的苗山村寨巡回演出。剧团设计制作了白底红狮的团徽。红狮象征国魂,寓意桂师剧团为祖国垂危的命运怒吼。剧团每到一处,总是让舞狮作前导,少数民族以狮为吉祥物,狮子进寨便鞭炮相迎。剧团成员每到一个村寨,立即投入各种宣传活动。有的教群众常抗战歌曲,有的向群众讲抗战形势,有的忙着搞舞台布置,准备晚上演出歌剧,演傀儡戏的同学则立即搭架,锣鼓一响,就可演戏。  

这里少数名族聚居的村寨,群众长期过着少与与外界接触的封闭式生活,嘹亮的抗战歌声和反映抗战现实的节目,不仅使他们明白了抗日救亡的道理,也给他们送来了文化,开阔了视野。  

1944年12月,在桂师党组织领导下,桂师师生组建武装抗日队伍——桂师战时服务团,深入敌后,开展武装抗日斗争。桂师剧团就成为服务团的一个演出队,在柳城古寨,龙美,大浦,继续从事抗日的武装宣传活动,一直到日寇投降。

 

上一条:【桂师抗战志】桂林师范——抗战的学校 下一条:党在桂师(1938年-1949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