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魂

2020年10月23日 15:01  点击:[]

郑芳,女,广西平乐人,1985年毕业于广西大学中文系,任教于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1993年起在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任教。2008年获教授职称,主要教授《基础写作》、《新闻采访与写作》等课程。有论文《赤裸着灵魂对话——论沈东子的小说创作》、《她用生命写作》、《这里有一片明天的天空》、《牟氏庄园———衣向东小说创作的转折点》等发表在各大学术刊物。有散文《我回过身子,道一声谢谢》、《冬日秋色》、《烟雨凤凰》、《月影清辉遇龙河》等发表在各大报刊,课题“高等师范中文系学生作文从教能力培养的研究”获得广西教育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完成课题“漓江桂江船家文化研究”,正在参与研究的课题有:广西社科规划项目“桂北校园红色文化资源的发掘及应用研究”、2016年度广西职业教育教学改革重大招标课题“职业院校学生人文素养培养研究与应用 ”。

 

曾在桂师任教的丰子恺先生

 

1937年夏天,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选址两江风桥大岭心村,193812月校舍落成,唐现之先生出任校长,他把再办一所陶行知式晓庄师范作为办学宗旨,他说“培养一万个师范生,办一万个小学,改造一万个农村,我办桂林师范的主导思想就在这里”。为了办好这所师范,身为校长的唐现之先生崇尚民主,倡导思想和言论自由,提出“艺术兴学”,“礼乐治校”的办学思想。为了招聘教师,他亲自写信,登门拜访,为桂师请来了最好的老师,“在报上看到丰子恺在湖南,便写信去请他,他一接到信便答应来桂林……由他又介绍了傅彬然、王德培。”唐校长请老师不分地域,不分学校,不分党派,只要品学兼优就想办法请来,桂师广纳贤才,大批饱受战火蹂躏,颠沛流离的文化人聚集在桂师,他们有:杨晦、戴自俺、林举岱、陈啸天、吴奔星、陈润泉、贾祖璋、汤松年、唐肇华等人,他们中有大学教授、中共地下党员、著名文化人,还有的到过延安学习。唐校长非常关心这批教师,经常去他们住所探望,攀谈,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和对学校的意见,据丰子恺《教师日记》记录:丰夫人在桂林生孩子,众教师前往探视、祝贺,唐校长还请大家喝酒吃饭,校长关心教师,跟老师打成一片可见一斑,难怪丰子恺先生说:“校长能如此集众广益,桂师有厚望焉”。唐校长还非常关心学生,每天晚上必定到学生自修室走一圈,“在三年当中,我没有开除过学生,也没有记学生一次过,学生有不对的地方通过班主任对他说服,或由我自己找他谈话”。因此,当时桂师上下齐心,师生彼此敬爱,感情笃深。桂师有一个好校长,办学宗旨明晰,思想开明,广纳贤才,善待师生。教师们以校长为榜样,对工作尽心尽力、团结齐心。桂师的校风在此奠定了基础,桂师的师魂就这样铸造成型。

 

 

1938年,丰子恺带着一家老小风尘仆仆从杭州、上海、武汉、长沙逃亡到桂林,租住在一个叫泮塘岭的小村庄,距桂林市70里路、距桂师校园5里,先生“朝行5里到校,暮行5里返家,籍以习劳”,风里雨里,先生脚蹬布鞋、拽着长衫行走在泥土路上,从不迟到,他把学生当朋友和亲人看,把学校当家,他亲自撰写桂师校歌;“百年之计树人,教育根本在心,桂林师范仁为训,克己复礼泛爱群,洛水之滨,大岭心村,心地播耘,普雨悉皆萌……”他教学生创作抗日宣传画,和唐校长一起带着学生到附近乡村搞抗日宣传,帮乡亲们写对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抗日必胜,妇孺皆知”,晚上编绘《日本侵华简史》,还写了一系列抗日宣传文章……直到离开桂林时,先生深情地说:“桂林师范好比是我的母校,今后我到了遥远的地方,想起桂林,定有老家之感。”一个饱受战火沧桑的教员,不忘国耻,不辱使命,身居陋室,心系抗战。他的爱国情怀,他把学生当亲人看的真诚,当成为桂师师德的灵魂,激励一代代桂师人砥砺前行。

戴自俺老师,是陶行知先生晓庄师范的第一代学生,共产党员,1937年到达桂林,在桂林度过了抗战最艰苦的6年,在桂师工作了3年,担任辅导主任、教务主任,带领师生出版进步刊物,宣传抗战,对桂师有深厚的感情。他在晚年说:“桂林可说是我的第二故乡。”他一辈子勤勤恳恳、任劳任怨,70岁高龄的时候,身患高血压和严重的白内障,还担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理事、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副理事长外,主编了《陶行知全集》、《陶行知诗歌集》、《张雪门幼儿教育文集》等近一千万字,为各报刊杂志撰写稿件120多篇,他生命的最后十五年,都是在超负荷的状态下忘我工作的,他用自己的一生实践了恩师陶行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教诲。戴自俺老师的学生,受他影响最大的魏华龄深情地回忆自己的老师:“他虽然离开我们已经5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他在40年代以及晚年给我的印象和影响,始终难以忘怀。他是教书育人的一个榜样,他不仅是课堂上的老师,而且是人生道德情操和传播进步思想的导师,是一位始终受到我尊敬的老师……”戴自俺先生,是桂师教师最杰出的代表,他代表一种品质、一种人格,一种职业操守、一种人生境界,他对学生的影响和教诲是终身的,魏华龄老人深受老师的感染和影响,他说:“我暗自向自俺师学习,也决心要把失去的岁月夺回来,为桂林文史资料工作和桂林抗战文化研究尽力”。年届99的老人,还坚持写文史材料,写文章发稿子,为了写《难忘桂师》,他拿着放大镜,一笔一字地写,写了又改,改了又写,还抱歉写得太慢……打开魏老的文章,看着他的来信,我竟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是一个饱含深情的学子对母校的回报,是老一辈教导有方的最好写照。桂师有幸,有这样传承桂师精神的学子,桂师也荣幸,撒播爱的种子,今秋硕果累累……戴自俺——魏华龄,桂师精神一代一代传承。

桂师的师魂是什么?是唐现之先生当年悬挂在学校门口两条大标语:“燃烧着自己,照耀着他人”,是他广纳贤才,善待师生的治校态度;是丰子恺先生“把学生当自己的亲人”的满腔热忱;是戴自俺老师“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生命践行,是魏华龄老人秉承师训,忘记年龄默默奉献的坚忍……他们,是大写的“先生”,是我桂师的灵魂,值得我们铭记在心,成为人生座右铭,点染我们的未来的征程。

 

上一条:魏华龄:怀念戴自俺老师 下一条:本土之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