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一张40多年的老照片,梦回那段留不住的青春

2020年07月08日 09:17  点击:[]

邓玲(左三)与6位好姐妹的黑白合影。

   

拍摄时间:197611日 

拍摄地点:榕湖照相馆 

照片提供人:邓玲

    一张40多年的历史的老照片,由于女主人邓玲的悉心珍藏,除了边角有一些泛黄外,依然保持完好。照片上的7个年轻女子,都已年近七旬,一位已经离世。但是,岁月改变了人的面容,却没有改变她们彼此的情谊。即使曾经各奔东西,但她们依然牵挂着对方。30年过去了,当照片上的人再次聚首,她们感叹青春逝去,也感谢命运让她们有了再次交集。

学生时代的记忆

    1975年,还在乡下插队锻炼的邓玲进入桂林师范学校(现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就读。热爱文艺并且还会把弄乐器的邓玲在入读的第一年加入了学校的宣传队,她在这里收获了一生的友谊。

    “当时我在宣传队负责拉手风琴,是合唱队的伴奏。当时我和队里几个姐妹玩得特别好,形影不离。邓玲拿着这张多年前的照片,思绪回到几十年前的学生时代。

    邓玲说,因为当时的学业压力不大,几个好姐妹经常聚在一起,在校园里的大草坪上唱歌、拉琴,兴致来了还会舞上一段。这些活动现在看起来可能挺土的,但在当时可是时髦得不得了。

    不过,当时青春靓丽的她们,大多数的美好回忆也只能保存在心里。

   “那时候可不比现在的小姑娘们拿着手机,高兴了随时可以来个自拍。我们那时候,拍照还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一般都要去照相馆。拥有一个自己的相机,那更是不可想象的事。邓玲说,正是因为这样,她和几个好姐妹在学生时代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没能留下一些照片,这也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一种遗憾吧。

    但留下一张值得珍藏的照片合影,是当时邓玲和姐妹们一直惦记的事。

珍藏至今的合影

    1976年元旦,邓玲所在的学校组织迎新文艺演出,地点选择在漓江剧院。对于参加演出的学生们来说,登上当时桂林最高规格的舞台是一件颇引以为傲的事情。邓玲和宣传队的几个好姐妹是这次演出的骨干力量。

    “我现在还记得,那天吃过中午饭,我们就按捺不住了,都没有睡午觉,不约而同地早早跑到宣传队专用的大教室去等着化妆。当时,有的把演出的服装穿上,在镜子前一次又一次地比划演出的动作;有的拿着乐器练习将要演出的歌曲。心情只能用兴奋来形容。演出是晚上才开始,我们简直是嫌时间过得太慢。邓玲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笑着说:那个年代,真的是纯真而美好,快乐就是如此的简单。

    好不容易等到了化妆的时间,邓玲和姐妹们争先恐后地化好妆,立即挤到镜子前,前前后后照个不停。我们那时候提倡简朴,平时根本不会化妆,谁要是化妆出门,会被人觉得臭美。即使有一颗爱美的心,也只能藏在心里。

    看着姐妹们在镜子前呼前抢后,邓玲提议:我们去拍一张照片吧!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7个情同姐妹的年轻人有这个想法已久。

    “说来好笑,当时我们化了妆,在镜子前臭美个不停,但上了街又觉得不好意思了。邓玲说,从学校走到照相馆的路上,7个人因为不好意思,还每人找了一条围巾,把头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照相是在桂林最有名的榕湖照相馆。我现在还记得,帮我们照相的是一个胖胖的小伙子。邓玲回忆,由于平时照相比较少,在镜头面前,大家都拘谨起来,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最后,还是摄影师帮她们出了主意:你们就各自摆一个演出节目里的动作……对,好,笑一下。1,2,3咔嚓一声,7个好姐妹的青春在镜头前定格。

    那一年,她们最小的20岁,最大的24岁。

分隔30年后的相聚

    1977年,是邓玲在师范学校的毕业季,也是我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

    7个好姐妹有的参加高考后,去了外地读书,有的回到家乡参加工作。她们不会想到,这一别已是32年后。

    邓玲参加高考后,暂时回到推荐地全州担任一名乡村教师,不久高考录取通知书来了,她进入广西师范大学就读。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只能靠写信。邓玲说,没有电话和网络的年代,维系联系的方式显得是那么脆弱。

    毕业刚刚一年不到,各奔东西的7个好姐妹就因为各种变动,再也联系不上了。我们毕业的时候,互相留了地址,相约经常通信告知对方自己的情况。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够通上信,再后来寄出去的信就被退回了,说是查无此人。我在全州工作了一段时间,又到桂林去读书,地址也变了。我相信,她们肯定也写了信给我,只是我没有收到。邓玲知道,大家都在桂林,只是由于当时通讯的不发达,互相之间再要碰面,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重新让大家再聚首的,是在恩师的80岁大寿上。邓玲在桂林师范学校就读时,宣传队的带队老师叫莫玉笙,对于她所带的学生们来说,她不仅仅是老师,更是像妈妈一样的长辈。宣传队几乎所有的学生在毕业后依然和莫老师保持着联系。

    2008年,莫玉笙80岁大寿,在热心的同学组织下,当年好几届的学生一同相约给老太太过生日。而正是这个生日,让邓玲和当年的好姐妹们重逢。

    “虽然说过了30年,大家从小姑娘都变成了老奶奶,但是我们依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回想起再次重逢的情景,邓玲激动不已。

    “30年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来说是多么漫长的一段时间。这些年里,我们想念对方,牵挂对方,但是却没能再见。有时候,我也会有很傻的想法:或许直到死去,我也见不到这些好姐妹了,只能从照片上再回味当年大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们知道大家都有无数的话想说,但是见面那一刻,都没有说话,我们都哭了。泪水里有感慨,有激动,也有高兴。

    而那张当年的合影,7个人都悉心保管,就像珍藏着匆匆岁月里的那些欢笑和泪水。

不变的姐妹深情

    更让人唏嘘的是,这场30年后的重逢,照片上的7个人只来了6个,还有一个已经辞世。

    邓玲和姐妹们畅谈,30年来经历的人间冷暖、生老病死让剩下的6个人对于友情更为珍惜。

    “现在大家都退休了,聚会就成了我们经常组织的活动。在一起喝喝茶,逛逛街,或者相约到其中一个姐们家中做客。当年的这群文艺骨干们,聚会中当然少不了唱唱跳跳。邓玲说:有时候,在家里聚会,大家兴致一来,还会操起乐器,弹起当年的歌,跳起当年的舞,就像回到了几十年前。

    更多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聊的有过去的回忆,有分别后各自的生活经历,当然还有子女儿孙。对于情同姐妹的我们来说,对对方的子女也像自己的子女一样喜爱。前几个月,我们还专门一起去灵川参加了一个姐妹儿子的婚礼。看着孩子们得到幸福,我们也觉得分享了一份快乐。

    当然,6位姐妹每次在一起,最少不了的是拍摄各种集体照片。当年条件不好,拍张照片很稀罕。现在人人都有手机、相机,我们要全补上。一边翻动着手机里的彩色合影,邓玲一边对记者说。

    翻到最后一张,还是那张黑白照片。照片里,邓玲抱着手风琴,照片上的其他人有的拿着道具书,有的摆出舞蹈姿势,有的对着镜头,甜甜地笑着。

(文章来源:《桂林晚报》莫林骐/文)

   

上一条:广西省立桂林师范:一段往事 下一条:《桂林日报》:不是一家人却走进一家门的男女烈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