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江河畔的“红色秘史”——曾金全

2020年10月10日 11:09  点击:[]


人物

     曾金全(19231948),又名曾哲民。1941年入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读书。

     1942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夏在桂师毕业后,到灌阳任教,担任中共灌阳小组长。1944年日军发动湘桂战役前夕,根据省工委关于发动群众抗日的有关指示,9月在兴坪组织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发动群众,抗日保乡。国民党政府桂林民团指挥部企图收编服务队,曾金全严词拒绝而被捕。在民团指挥部的威胁利诱面前,曾金全理直气壮地说:组织服务队是为了抗日救国,请问抗日救国有什么罪?我不当官,我要抗日。民团指挥部见他威武不屈,利诱不成,只好把他囚禁起来。

     曾金全趁看守人员疏忽,乘夜逃走,经过6个黑夜跋涉,到达灌阳。与全、灌的党组织取得联系,继续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活动。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由于日军蹂躏,农业收成大减,全、灌地区人民饥寒交迫,曾金全便发动群众,向社会呼吁,迫使灌阳县政府订出《粮食不得外流的规定》。但当局和劣绅狼狈为奸,秘密外运6船大米。时任中共桂北副特派员的曾金全获悉后,即发动群众开展阻米斗争。

     灌阳阻米事件发生后,曾金全暴露了身份。19471月,省工委指示曾金全夫妇撤出灌阳,回阳朔继续开展地下活动,培养骨干,输送一批人到桂北、桂东参加武装起义;筹备桂北起义所需的枪枝、弹药、粮、钱及其它物资;保护和转送党的干部过境;开展反内战的宣传活动。从此,曾金全的家,成了党的交通站。桂北党的负责人过境经常住在曾家。当时曾金全没有固定收入,他的爱人杨洁英教书每月仅有两担稻谷,即要养活全家4口,还要照顾过往同志,生活异常艰苦。

     19475月,曾金全以桂北副特派员的身份参加筹备桂北起义的灵川会议,回县后,积极筹备起义。下半年,阳朔地下党活动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注意,党组织安排他和杨洁英转移到平乐县沙子镇教书。12月被敌人察觉,随时有被捕的危险。他立即撤离阳(朔)、平(乐)地区,拜别年逾古稀的老母,带着孩子,到桂平县乡下的杨洁英家隐蔽。

     1948年春,曾金全到香港找党组织。党组织派他到西江纵队干训班当班长,区中队小队政治指导员。因积劳成疾,留在后方办西江纵队机关报《民心报》。4月,国民党部队和民团到游击区扫荡,曾金全所在游击队,被敌人包围。曾金全于突围时壮烈牺牲。(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相关阅读

原题:漓江河畔的红色秘史

作者:莫志权

原载:2020922日《今日阳朔》第三版《莲池·副刊》

      缅怀革命先烈,传承革命历史,弘扬红色文化,重走临阳英雄路,从哪里溯源而起?旧时的阳朔县城水南门27号房屋,如今虽荡然无存,可是,那里有一段尘封的红色秘史,很值得人们追寻和敬仰。


     据县志记载,旧时的阳朔县城方圆不足一平方公里,并且是半似乡村半似店,可为生意可为耕,而水南门(即今日的滨江路)泛指从水东门城门到西街东端口,全长不足100米,面朝漓江,南邻陈家山,北为荒野烂田,直至龙头山脚。从漓江登岸,穿越水东门城门,即是一条宽不足3米的巷道,青石块铺面,两侧密密麻麻的低矮简陋的建筑,小杂货铺,小手工坊,小贸易店,小客栈比比皆是。杂居着数百户的市民、农家、客家,实为城里的贫民窟。然而尽管如此般小巷,可它是上达桂林府,下至梧州城的漓江这条堪称黄金水道中极为重要的口岸,水南门则是水路入城的唯一通道。当街居民消息灵通,思想活跃,仁人志士,历代都层出不穷,其中的27号房屋的屋主曾金全与他的战友们,曾在这里,演绎了一段救国救民鲜为人知的秘史。

日寇来袭,全民抗战

     19447月,日寇进军广西,桂林城危在旦夕。阳朔这小山城炸锅般的沸腾,白日里,各学校的学生纷纷涌上县城街头游行请愿,三五成群的热血青年学生,或街头贴标语,或街尾搞演出,中心内容就是抗日救国,匹夫有责。拿起武器,驱逐鞑虏的标语满目,抗战到底,还我河山的口号响彻云霄。那时日,整个县城白日里表面上呈现出一场轰轰烈烈全民抗日的壮观场面,还是非常感人的,可夜里,街民们却相互探询,哪个乡下有亲戚,相邀跑哪。因为这些街民傍居县衙边,不讲那衙内怎么不透风,可县府立马就迁往金宝山区躲,仅凭人们肉眼观察,看那县衙内一片狼籍,白天县府里的人,大梱大梱地打包,空入的车辆,立马满载货物匆匆驶出,人们很快得出个结论,政府是嘴讲抗日,实则要溜之大吉。
     正是在这黑云压城,山雨欲来之际的一天晚上,全城灯火几乎全熄,唯有水南门27号住家里,还透有微弱亮光,三个年轻人,窃窃私语达天明,正孕育出另类血雨腥风岁月。谱写阳朔革命的一段辉煌。

三个年轻人谱写革命辉煌

     这三个年轻人,一个是来自灵川县的肖雷(桂东北地下党特派员);一个是兴坪渔村的富家子弟,时任阳朔国中教师的赵志光;身材略为弱小点的,即是该屋的房主,曾金全。他们以桂师学友之名相聚相叙,实则是讨论如何在阳朔组织民众,开展抗日救国的实际行动。深谈的结果就是完成了到兴坪组织抗日救国宣传队的工作方案和实施步骤。而深藏在曾金全心底还有个计划,那就是建立革命武装。
     原来,曾金全是奉使命在阳朔开展和领导抗日救国行动的。
     曾金全1925年生于水南门27号这户普通的贫民家里,出生仅6个月,父亲不幸病逝,有幸的是家有房产,其母靠微薄的房租和辛勤的劳作,含辛茹苦把他拉扯成人,供其读书。1941年曾金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桂林师范。期间,与肖雷、邓崇济,赵志光等一批校友结成好友,常聚一起畅谈国际形势,讨论时事政治,先是参加秘密读书组,阅读了《列宁主义问题》《联共(布)党史》《资本论》等许多革命书籍,在桂师地下党帮助、培养下,曾金全于19426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时年17岁。
     曾金全桂师毕业后,受党组织派遣,奔赴全州、灌阳地区,组建了全、灌地下党组织,任灌阳地下党组长。担起发动和领导当地民众闹革命,武装抗日的重任。由于曾金全的工作卓有成效,且又取得了一定的经验,为了加强对阳朔抗日斗争的领导,19447月,桂林地下党组织将曾金全调回阳朔,组织领导阳朔的抗日活动,经一番深入调查,于是,就有了3个校友相聚相谈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次决策。
     几天后曾金全告别了年迈的母亲,来到了兴坪渔村,肖雷也抵达渔村,在赵志光家中小楼,一支18人的兴坪青年抗日宣传队至此成立,1个月后,宣传队为适应战时需要,改为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曾、赵两人密切配合,赵志光站前台,为队长,曾金全站后台以办《黎明报》为掩护,实际是地下党负责人。经过一系列努力,服务队发展到拥有80余人、枪的武装队伍。正是英雄用武之时,桂林民团司令部军阀黄绍立垂涎这支武装,欲收编为己用。为此逮捕了曾金全,在严刑拷打,威逼利诱面前,曾金全一方面始终坚持自己是爱国青年,是抗日所为,没大错,拖延时日;另一方面则暗地里指示服务队员,分散撤离到乡下隐蔽,武器、弹药转移掩埋。服务队有了明确指示,也赢得了时间,迅速完成了分散隐蔽掩埋工作。曾金全为建立、发展和保存这支革命武装,作出了极大的贡献,给临阳联队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黄绍立关押曾金全月余,什么把柄都没抓到,而服务队员全跑光了,因此,什么好处也没捞到,更是恼羞成怒,欲治罪曾金全。曾金全却借一次解大便之机,侥幸逃出魔窟。然后,冒着风雪步行6个日夜,到达灌阳,重启那里的革命工作。
     三年后,19471月,曾金全以中共桂北副特派员身份回阳朔,在其家秘密建立阳朔地下交通站,负责保护和转送来往桂东、桂北的党员干部过境;团结、教育、发动本地民众,为进行武装起义培养青年骨干力量、筹集武器(尤其是原临阳联队旧部的武器弹药)和经费。交通站建立后,中共桂北特派员肖雷曾多次在这里主持召开党的重要秘密会议,桂东特派员吴赞之曾数次在这里布置工作,桂林市城工委陈光,原临阳联队负责人黎偊章、谢韧天及联队中层干部孙忆东、肖林、覃美英、朱维新、陆庄垒、陆文韬、肖天、诸葛鑫、徐子玉、徐秀珍、何明等均来往其家中,又从此奔赴各战场。在桂北起义中负伤的曾庆邦,党组织安排住曾金全家中养伤。曾金全在家中为革命所做的一切,街坊邻居全然不知,国民当局虽有所警觉,多次侦察也无果。曾金全凭着他的机智和果敢,出色地做好交通站的工作。1948年,转战西江纵队,壮烈牺牲,时年24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金全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水南门27号房屋被列入《中共广西机要交通遗址遗迹集》史册。而曾金全从临阳联队初始的创建至联队的后遗相关工作、人员均有不懈的情缘,可谓独一无二,堪称传奇。

 

上一条:本土之花 下一条:新中国成立后阳朔县第一任县长诸葛鑫的别样人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