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挥手三十年:作家蒋忠民笔下的岁月

2021年04月26日 09:27  点击:[]

校友简介

蒋忠民,桂师1977级首届中文大专班校友,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当过教师、记者,几十年笔耕不辍,在各地报刊发表小说、报告文学、诗文数百篇(首),出版个人文集《消逝的红帆船》、《一别挥手三十年》、《来自地层深处的诱惑》。作品入选多种选集。参与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纪念湘江战役85周年重点出版图书、报告文学集《湘江长歌》的创作。2019年,为纪念时代楷模黄文秀而创作的歌词《一朵红木棉》由广西艺术学院莫军生教授谱曲后,作为开场歌曲入选自治区党委宣传部举办的怀念时代楷模黄文秀诗画歌咏会。

2019年11月,校友、作家蒋忠民回校作《杂志编辑艺术》专题讲座

讲座上,蒋忠民从杂志的功能与作用、分类、定位和编辑排版等方面,结合实例以及中文系往届学生的原创杂志样品等一一作了讲解。互动环节中,学生踊跃提问请益,现场气氛热烈,蒋忠民校友又向大家赠送了他编辑出版的《独秀峰》文学季刊,以资鼓励。

蒋忠民组织创办了《秀峰资讯》,并且担任《秀峰资讯》副总编及桃花湾副刊总编,同时任《独秀峰》文学季刊特聘副总编。作为资深的新闻报纸和文学期刊的编辑,蒋忠民校友积累了丰富的办报刊的经验。

 

一别挥手三十年

作为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批大学生,1981年1月,桂林师范学校(现为桂林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中文大专77级1班和2班两个班84名同学毕业离校,分赴各地,大部分在桂林地区各级各类中学任教。2011年新年伊始,这两个班的同学离校30年后,再度相约重回母校相聚,由青春年少到两鬓苍苍,三十年风雨兼程,难以言表。

——题记

 

一坛封存三十年的老酒,在2011年的第一天打开。

2011年元旦,我们桂林师范77级中文大专1班和2班的50多位同学,相约回到母校,聚会在曾经记录了我们人生三年重要经历的地方,聚会在桃花江畔的桂林师专校园。

风雨兼程,人生变幻,校园早已旧貌换新颜,当年的桂林师范学校也升格为桂林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两鬓斑白的我们,悉心地寻找着三十年前曾经的印迹,找了许久,抬头相视,一笑:变了,老了。

校园还是那个校园,但已经平添了多少现代进步的元素,就连我们那靠近桃花江围墙边的宿舍,也经过翻修改造,显出一种气派和舒适。我们还是我们,但已经不见青春年少的张狂,每张洋溢着三十年后再相逢喜悦的笑脸上,多少刻下了岁月的沧桑。万语千言,不知从何说起,到嘴边,最多的就是:这些年还好吗?

是啊,这些年,还好吗?诚如我们的老班长何土林在给我们敬爱的老师致感谢词时所说,这些年,我们一路走来,有欢笑也有泪水,有鲜花也有荆棘,有坦途也有坎坷,但是,得益于桂师三年的教诲,得益于桂师三年的熏陶,我们走过来了。

三十年后再度相聚,我们并没有显赫的头衔,我们也没有卓著的成就,我们只是以一群平凡的学子的感恩之心,对母校,对老师,说一声感谢。

三十年后再度相逢,我们彼此没有世俗的炫耀,也没有世俗的恭维,我们都以平常人的平常心,聊聊工作,聊聊退休,聊聊家庭,聊聊孩子。问候最多的,是彼此的健康;祝福最多的,是健康和快乐。

一位同学说,要不是相约在母校校园,如果在街头相遇,说不定擦身而过而浑然不识。这话说得没错,除了平常在一个地方生活,隔三差五能遇见的之外,岁月带来的变化,的确会产生街头相遇不相识的情况。不是说没有同学感情,不是说我们淡忘了对方,而是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的我们,被岁月无情的大手,磨掉了青春的锐气,也磨掉了青春的容颜。于是,在聚会签到台前,彼此迟疑一阵,才试探着说出:你是?然后,互相点头称是,互相紧握双手,互相眼眶有些湿润。

渐渐地,我们找回了三十年前共同求学的感觉,我们的心穿越三十年的时空,彼此谈论起当年学习生活上的趣事。有些事,当事人也许淡忘了,可是同学们没有忘,一个人谈起,立刻有很多声音附和,是呀,就是的,就是那样的。还有加以补充完善的,于是,一阵笑声在寒风中荡漾开来。笑声此起彼伏,让那些匆匆而过的与我们儿女辈年纪相仿乃至更小的学弟学妹莫名其妙地驻足:这些两鬓苍苍的大叔大婶们,怎么啦?

是啊,我们怎么啦?我们应该不会老夫聊发少年狂吧。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聊发一回少年狂也无不可。三十年前的1月,我们挥挥手,踏上各自的征程;三十年后的1月,我们带着回想,聚首在母校校园。彼此有太多的问候,彼此有太多的思念。作为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批大学学子,我们亲身经历了太多太多,我们也见证了太多太多。

变了,老了。变了的是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越变越进步,越变越美好。变了的是我们母校,我们的家乡,我们的城市,越变越漂亮,越变越迷人。老了的是我们的身体,是我们的容颜。但是,我们对母校的感情没有变,我们对恩师的感激没有变。我们对生活的热爱没有老,我们的同学之情没有老,我们的心依然年轻。

三十年前,我们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背着行囊,怀揣理想,离开校园。三十年后重返校园,我们怎样也唱不出“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的那种感觉。我们举杯,频频祝福;我们举杯,频频相约,但愿再过三十年,还能再相逢。我们共同畅饮这坛封存了三十年的老酒,于是,我们都醉了。

一别挥手三十年,同学聚会奈匆匆;他日把酒东篱下,凭栏无语笑东风。当我们再挥手作别,就是下次相逢的开始。真诚地道一声:亲爱的同学,珍重!

(文章来源于网络,文/蒋忠民)

上一条:写出森林般纯洁的文字——作家李金兰 下一条:桂师骄傲!空中有颗以一位校友命名的小行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