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师骄傲!空中有颗以一位校友命名的小行星

2021年04月20日 15:52  点击:[]

2020年9月22日上午,“丰子恺星”命名仪式暨“教惟以爱”丰子恺家庭教育展在浙江桐乡举行。

丰子恺先生于1898年11月出生在桐乡石门一个书香之家,而这颗小行星的国际永久编号是79811,其编号后四位(9811)正与先生出生的年月完全相符。更巧合的是,这颗小行星发现的日子——1998年11月9日,恰逢丰子恺100周年华诞,这也算一种奇妙的缘分。

丰子恺先生曾说:“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地上的艺术与儿童。”在《秋的星座及其传说》中,先生写道:“对于头上的星一半都没有认识的我,人们为甚么不教我,使我亲近它们呢?”此外,《卧看牵牛织女星》《自制望远镜》等作品,也都承载着先生与星空的情分。

丰子恺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散文家、画家、书法家、翻译家和美术音乐教育家,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启蒙者之一,也是桐乡文化的一座高峰。作为中国漫画的开山鼻祖,其独创的“子恺漫画”中西融合,风格简易朴实、别具一格,寥寥几笔,却包罗着人生滋味和人间冷暖;先生的处世话语,真挚而细腻,深刻诠释了现代文人的家国情怀,给人以生活的希望和情趣。

(文/《人民网》朱灵洁、梅香)

 

 

 

丰子恺与桂师

 

 

这张照片收入陈星编撰的《丰子恺影像》,有编撰者的说明文字:“丰子恺(右二)在桂林两江与傅彬然父子(左二、左一)及贾祖璋(右一)合影(摄于1938年9月)。

1938年8月,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在临桂县两江镇大岭心村创办,照片中的丰子恺、傅彬然是第一批受聘桂林师范学校的教师。

丰子恺是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家、漫画家、美术与音乐教育家,在散文创作、漫画创作、美术与音乐教育领域皆有很大的成就。在桂林师范学校,丰子恺讲授美术和国文课程。

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创办之时,全校首届学生130余人,教师10余人。学校尚未开学,丰子恺就参与了招生工作。1938年10月,丰子恺在桂林城内监督有数百人参加的入学考试。1938年10月24日,丰子恺参加了学校第一个纪念周活动,校长和教务主任训话后,丰子恺作了演讲。纪念周结束后,9时10分,丰子恺开始上第一次课,上的是高师班的美术课。当天下午丰子恺赶赴桂林广西省立医院,其幼子丰新枚出世。丰子恺从这一天开始撰写《教师日记》。

丰子恺曾对桂林师范学校寄予过很大希望,他在《教师日记》里写道:


 

桂林师范在广西各中学中,宗旨最为远大,希望最为丰厚。我被邀初到桂林时,会见校长,即承告“以艺术兴学”“以礼乐治校”之旨。此旨实比抗战建国更为高远。我甚钦佩。


 

“以艺术兴学”“以礼乐治校”,此旨比抗战建国更为高远。在全民抗战期间,丰子恺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观点,真是惊世骇俗。不知日记写下的当时,丰子恺是否公开发表过这个观点。很难想象,如果丰子恺公开发表这个观点,是否会遭到群起而攻之。

1938年11月18日,丰子恺到桂林师范学校,听说岳阳失守,长沙自动毁灭全城,有人建议如果桂林失守,桂林师范学校的师生就要改组为游击队,投笔举枪,亲手杀敌。对此观点,丰子恺不以为然。他在日记中写道,


“以此得天独厚之桂师,改组为游击队,我认为可惜。游击队非不可贵,但不出抗战建国之上。以彼易此,大蚀其本。此犹以杖作薪,图得眼前一饱,不顾后来行路艰难。”


他认为:


 

凡武力侵略,必不能持久。日本迟早必败。我们将来抗战胜利、重新建国的时候,就好比吾人大病初愈,百体疲乏,需要多量的牛奶来营养调理,方能恢复健康。桂师便是一种牛奶,应该把它好好地保藏起来,留给将来,不要在病中当作白开水冲药吃了。



 

在丰子恺看来,桂师师生作为传道者和求知者,比作为游击队更为重要,因为暂时的武力终究不敌长久的文化。丰子恺甚至在日记中写道:


 

但愿桂林无恙,桂师不迁。万一不幸而要实行这一步,我恕不奉陪。因为我未学“军旅之事”,不能参加游击队,只有“明日遂行”了。


 

《教师日记》是丰子恺在桂林师范学校期间逐日写下的日记。如果说1920年代夏丏尊翻译的《爱的教育》传播的是“爱的教育”的教育观念,那么,丰子恺写于1930年代的《教师日记》试图传播的则是“美的教育”的教育观念。《爱的教育》曾在中国风行一时,《教师日记》却知者甚少,何以故?我以为,不是丰子恺写得不好,而是其书蕴含的观念比较超前。如今,中国基本解决了文盲问题,美盲问题日渐突出,《教师日记》就变得特别重要。

丰子恺在桂林师范学校上美术课,他的观点是:


 

“不求学生能作直接有用之画,但求涵养其爱美之心。能用作画一般的心来处理生活,对付人世,则生活美化,人世和平。”


从1938年10月24日在桂林师范学校上第一次课,到1939年2月28日上最后一次课,丰子恺在桂林师范学校任教整整一个学期。最后一次课上,丰子恺总结了他的艺术观:


 

艺术不是孤独的,必须与人生相关联。美不是形式的,必须与真善相鼎立。至于求学之法,吾以为必须眼明手快,方可有广大真实之成就。眼明者,用明净之眼光,从人生根本着眼之谓也。手快者,用敏捷之手腕,对各学科作切实之钻研之谓也。故眼明乃革命精神之母,手快乃真才实学之源。


 

丰子恺曾为桂林师范学校校歌歌词谱曲,如今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仍沿用此校歌,但改了歌词,原歌词为:


 

百年之计树人。教育根本在心。

桂林师范仁为训,克己复礼泛爱群。

洛水之滨,大岭心村,

心地播耘,普雨悉皆萌。


 

歌词前两段容易理解,第三段说的是桂林师范学校当年的地理位置,在洛清江之滨的大岭心村。最后一段典出《六祖坛经》,“心地含诸种,普雨悉皆萌。顿悟华情已,菩提果自成。”丰子恺对此歌词颇为欣赏,在桂林师范学校的时候,他曾作画送一位先他离校的教师王星贤,画面上一人正在行路,回视路旁土中有果实嫩芽正在萌动,面有喜色。这幅画有什么含义呢?丰子恺解释道:


王星贤到两江来的时候,带了许多果子来,他曾把其中一个果子的核抛在桂林师范学校里,丰子恺预言,将来冬尽春来,一切种子普雨悉皆萌,这种子也萌芽起来。那么,如果王星贤重回桂林师范学校,看到种子萌芽的情景,心里一定很欢喜。


由此,我们不妨延伸丰子恺的教育理念:美的教育播下的正是美的种子,春天的普雨将会使美的种子萌芽。

(图文/《桂林日报》黄伟林,原题《美的教育》

 

 

上一条:一别挥手三十年:作家蒋忠民笔下的岁月 下一条:深耕职教传技艺 八桂大地铸师魂——陈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