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华龄:桂林抗战文化的守望者

2020年10月14日 16:21  点击:[]

人物档案

   魏华龄,1919年生于广西龙胜,1942年毕业于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历任小学教师、书店经理、桂林市文化局副局长、桂林市政协副主席兼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广西抗战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桂林抗战文化研究会会长。其代表作有《桂林文化城史话》、《桂林抗战文化史》、文集《一个独特的历史现象:桂林文化城》,参与主编《桂林抗战文化研究文集》(一到八集)、《桂林文史资料》等。

魏华龄:桂林抗战文化的守望者

   笔者采访魏华龄老人挺费了一番波折。他先是拒绝了,说“没有啥好写的”;笔者反复打了几次电话,他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采访。魏老气色很好,说每天早上7点准时起床,晚上12点睡觉,中午稍事休息一下,白天看书学习、散步,有时也写点东西,生活挺有规律“人活着总得干点事,最怕闲得无聊。年轻时忙工作,退下来后有点事干,生活充实。”魏老和颜悦色,说起话来不紧不慢,条理分明。

2009年5月,90岁的魏华龄老人登上叠彩山

2012年3月31日魏老在桂林图书馆


 

 

魏老参与主编的《桂林抗战文化研究文集》(一到八集)。(均为资料图片)

他把自己大部分藏书捐给了图书馆

 

   桂林图书馆历史文献部主任覃静记得很清楚,几年前一位读者去馆长跟前告状,质问为什么这位叫魏华龄的老先生可以借书带回家,我们为什么不能?

   当年20多岁的覃静1991年来到图书馆工作,那时她常见已经70多岁的魏老来图书馆,大约一两个星期就来一次。魏老跟历史文献部打的交道最多,因此她很快和魏老相识。如今21年过去了,覃静的女儿都18岁了,而已经93岁的魏老依然在跑图书馆。

   翻阅最近图书馆的借书登记表,魏老最近几次来图书馆分别是613日、720日和824日。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图书馆里的所有工作人员几乎都认识了魏老,他锲而不舍的坚守让大家很感动。

   覃静说,魏老把自己的藏书大部分都捐赠给图书馆了,为广大读者服务。近年,魏老由于年事已高,行动不便,还在做研究工作,需要借阅一些历史文献图书,图书馆研究决定:特许魏老带回家阅后再还。所以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覃静指着桌上一摞《桂林抗战文化研究文集》(一到八集)和《桂林抗战文化史》,说这是魏老最近给图书馆送来的。在覃静的记忆里,魏老编著出版了图书,最先想到的就是给图书馆送书。要么是自己亲自送来,要么是让家人或朋友捎来,30年来从没间断过。记者翻阅图书馆里赠书记录中的“魏华龄同志历年赠送桂林图书馆图书资料目录”,其最早的赠书记录是19835月份捐赠的《抗战文艺研究》。从这份记录来看,他赠书的数量超千册。

   过了90岁后,由于年事已高,魏老几乎把家中大部分藏书都捐给了图书馆,图书馆采编部当时派出了3个人去接收。采编部的陈开建当时参与接收了这批图书,他回忆说“几乎是拉了一大车”。记者翻阅当时的捐赠记录,上面记录着:“魏华龄捐赠书935种,1028册,其中不少是馆中缺藏的。”让覃静最为感动的是,魏老现在还经常来图书馆借阅的有些书就是他当初捐给图书馆的自己曾经的藏书。

   历史悠久的广西桂林图书馆,是以桂林地方文献为主要馆藏特色的,而抗战文化资料的集中收藏是其特色中的特色。就像图书馆馆长钟琼所说:“魏老是最擅长利用图书馆的,也是用得最多的人之一,更重要的是他对图书馆的捐赠和回馈,这是一位九旬老人的特殊馈赠。”

退休后笔耕不辍,恢复这座城市最荣耀的记忆

    熟悉魏老的人都知道他在抗战文化研究方面成就非凡。但桂林抗战文化的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他的研究与我们这座城市有什么关系?大多数人并不了解。

   自秦汉以来,坐落在祖国西南边陲的桂林就以其秀丽的山水赢得了历代文人骚客的赞誉;在2000多年的建城史中,无数志士仁人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留下了丰富多彩的辉煌硕果。特别是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历史、地理方面的原因,这座城市进入了它有史以来最为繁盛的岁月,文化名人云集,书店出版社林立,图书报刊琳琅满目,文化团体如雨后春笋,文化活动高潮迭起,成了当时名满全国的“文化城”。

   但是,由于抗战后期湘桂大撤退时图书资料的散失,加之建国初期百废待兴,桂林文化城的研究无暇顾及,除了报刊上发表的一些零星文章外,整体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这也是造成当时包括现在出版的现代文学史中对抗战时期旅桂作家的记述或语焉不详,或根本没有提及的原因。

   作为受桂林抗战文化的启蒙和哺育成长起来的魏华龄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对桂林抗战文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使他有一种担当。他深知,责任重大;他明白,历史最怕的是遗忘;他懂得,那时桂林人文历史精神的恢复、重建和发扬将会一直激励这座城市的人们永远昂扬向上奋勇向前。

   直到改革开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魏老才开始了他真正的研究工作。那时他已年过六旬,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个春天”。从那时起,时光荏苒,一下子30多年又过去了。从60岁到90岁,这30多年里,他或从当年的书报杂志中广泛发掘,占有大量第一手材料;或通过不同机会,走访当年在桂林战斗、生活过的文化前辈,掌握大量珍贵而重要的线索;以亲历和第一手资料治学,避免了资料的相互传抄,实现了从材料到观点的递进式创新。他治学起点高,不仅开拓出一个人生新境界,同时开拓出一片学术新领地,以至于学者钱宗范这样评价他:“在全国,研究桂林抗战文化的没有人能够超过他。”

   翻阅最近刚出版的《桂林抗战文化史》,我们很难想象,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在“写字握笔手不听指挥,字迹东倒西歪,难以辨认”,又不会使用电脑的情况下,在女儿的帮助下,终于完成这部皇皇巨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真的是在笔耕,一笔一划地完成他所有的著作。

   在桂林抗战文化中最值得记取和继承的精髓是什么?魏老说,一是爱国主义精神,这是全国军民团结奋斗、英勇抗战的动力;二是理想和信念,这是广大共产党员和文化工作者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创造桂林抗战文化和桂林文化城的精神支柱。魏老自己身上又何尝不体现了这种精神呢?他的研究是一位93岁的老人给这个城市的珍贵礼物。他是抗战文化的守望者,用自己的一生来恢复这座城市曾经最为荣耀的记忆。(景碧锋)

(文章来源:桂林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桂林市委员会网站)

 

上一条:广西人蒋述卓—南方文艺评论的一面旗帜 下一条:外旅系校友——龙翔

关闭